傳ofo總部裁員50%,同時COO張嚴琪等多位管理層離職,海外部門解散,小黃車快黃了?!

尼克斯vs篮网 www.nvtya.club 來自:21財聞匯(微信號:jiayou21cbh)
21財聞匯綜合自:虎嗅網(ID:huxiu_com,作者:常芳菲)、新浪科技、長庚小報、鳳凰科技、IT之家、創業邦(ichuangyebang)等


共享單車已經倒閉了一波又一波,剩下了三家巨頭:摩拜、ofo、哈羅。


原以為成為巨頭就安全了,沒想到OFO也被爆出大規模裁員的消息。今天(4日)一早就上了微博的熱搜。媒體報道稱,ofo總部裁員50%,同時COO張嚴琪等多位管理層離職,海外部門解散。



官方否認


風波出現之后,ofo官方立刻進行了否認?;⑿嵯騩fo公關部門核實,得到的回復是:虛假消息,(公司運轉)一切正常。


ofo聯合創始人于信也在朋友圈回應稱,COO和PRD離職以及海外業務解散不實。對于裁員問題,于信表示,此事不好澄清,只能交給時間去證明。此外,于信還稱,“媒體本無態度,只是背后還有人推動。所以李珉(注:應為李岷)總,最近約個飯唄?”暗指背后有人推動。


隨后,謠言當事人之一的楊汛也在朋友圈進行了回應。楊汛表示,自己并沒有離職,并且報道中自己的名字還被寫錯了。



退押金困難?


4日,有用戶表示,ofo退押金時出現問題,不過有更多用戶表示,仍可順利退款,秒到賬。



只是在ofo相關報道下方,不少用戶對小黃車也頗有意見,問題主要集中在“難騎”、“多損壞”和“私鎖”等方面。


@今夜看個球:之前小黃車,街邊10輛有9輛被私鎖,從此就沒有用過了


@77luvluv:小黃車真的難騎,每次都會遇到好多壞掉的。


@ins風設計:小黃車最垃圾的是,掃完以后是壞的,還要扣我一元錢,想必大家都遇到過


@黃香蓮:其實不是沒車了,而是他們從來不修車!


@阿凡達看天下:路上一大把車 有幾個能騎的


@豆葛格:ofo真心沒有摩拜哈羅好騎



裁員的蛛絲馬跡


據虎嗅網報道,盡管ofo否認了管理層地震和大規模裁員,但從ofo、滴滴在職員工等多個獨立信源處,還是得到了一些裁員的蛛絲馬跡。


1、總部大規模裁員屬實,人員優化將會快速完成。

 

2、這次裁員人數是ofo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總部整體裁員比例達到50%,且存在繼續擴大范圍的可能性。

 

3、裁員涉及ofo的全部業務條線,包括業務團隊與職能部門。其中供應鏈團隊80人,此前的既定裁員比例為47%,而虎嗅上周六(6月2日)得到消息,這個比例已經擴大至60%,也就是說供應鏈最終只保留32人。

 

4、管理層劇變。海外市場主管張嚴琪離職,整個海外部門解散。同時離職的高管還包括負責市場公關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南楠與主管楊汛。


虎嗅網認為,ofo官方依然咬定裁員為傳言,或是為了維護昔日獨角獸的形象,也或許是希望維持高估值和資本市場的信心。


資金鏈緊張


根據財新報道,截止2017年12月,ofo賬面上可供調配的資金僅剩3.5億元。


今年5月下旬,由于難以靠用戶的單次騎行獲取利潤,ofo開始發動員工售賣車身廣告,以期從B端尋找到大規模變現的路徑。根據刊例顯示,品牌定制車身的廣告價格為每輛2000元/月,開屏廣告價格為100~120元,1000CPM起售。


“App開屏都是些沒聽過的公司,你就看出ofo多缺錢了?!?/span>一位接近ofo的人士評價。


圖片來源:虎嗅網

 

另一方面,ofo取消了全國20個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動。除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廈門之外,如果用戶不購買95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繳納199元押金才可使用ofo。


2018年5月17日,ofo宣布成立區塊鏈研究院,將在全球范圍內應用區塊鏈技術賦能大數據、物聯網,解決共享單車運營痛點和城市治理難題。這一行為被媒體比喻為“病急亂投醫”。


今年以來,ofo向鳳凰自行車采購縮水更為嚴重,前4個多月僅購入8萬余輛自行車。

 

“形勢嚴峻,應該是實在沒錢了?!?/span>某ofo員工評價道。


高管休假,還是離職?

 

盡管ofo官方將滴滴派駐三位高管的離職,定性為“因個人原因的集體休假”,但從虎嗅獲得的信息來看,三位高管是被創始團隊趕出了公司。

 

2017年11月的某個周末,空降至ofo的滴滴原高級副總裁付強、滴滴開放平臺負責人南山、財務總監Leslie Liu同時發現自己在ofo的內部權限與郵箱被刪除。

 

雙方矛盾的導火索是董事會的“一票否決權”,滴滴志在必得,而戴威始終拒絕出讓。在戴威看來,“不被大公司、股東控制,保持獨立發展”是第一要務。

 

兩天之后,付強團隊離開,同時還帶走了此前通過正常入職程序的50位ofo員工,他們此前也都曾在滴滴工作。

 

不愿站隊


據虎嗅網,ofo與滴滴的矛盾肇始于付強團隊的進駐。

 

根據當時ofo內部人士回憶,付強進入ofo之后接手了所有國內業務,可以說滴滴當時強勢把控了ofo命脈。彼“創始團隊被滴滴架空”的傳聞不脛而走。

 

盡管有知情人認為滴滴在更專業地幫助捋順了ofo財務和管理等方面,可在ofo創始團隊看來,滴滴一連串的舉動無異于想要爭奪ofo的實際控制權。


今年以來滴滴曾多次與ofo展開接觸,但收購邀約均遭到ofo方面的拒絕。而阿里方面也有意撮合ofo與哈羅單車的合并,不過提議也遭到婉拒。


自2017年12月至今,短短半年內,哈羅單車完成了4輪融資,共計15.3億美金,而幾乎每一輪都有螞蟻金服的身影。作為股東,面對ofo與哈羅這兩個投資標的,從資金需求來看,顯然ofo更需要支援,而阿里卻選擇了哈羅。


湖畔大學曾鳴提到哈羅已逆襲摩拜和ofo


這其中的原因,或許是因為ofo方面即使拿了滴滴與螞蟻、阿里的融資,也不希望站隊,這導致了各方均開始尋找更適合扶持的目標——螞蟻選擇了哈羅,而滴滴選擇了收購小藍車的資產。


經過網約車大戰、滴滴快的合并案,阿里比誰都更了解“控制權”的重要性。而很遺憾,ofo和戴威的可控度很低。阿里轉而選擇扶持哈羅單車,亦在情理之中。


接入芝麻信用體系、免押金騎行之后,哈羅單車用戶增長立竿見影。從3月開始,哈羅單車的注冊用戶增幅達到70%,日訂單量翻番,在三四線城市中,避開摩拜和ofo,找到了快速發展的路徑。


多位人士證實,2017年下半年,ofo曾與軟銀進行過接觸,不過因為商業模式持續性遭受質疑,最終沒有通過軟銀的盡職調查環節,融資無疾而終。

 

曾經輝煌,是否能繼續燃燒?

 

自2015年ofo成立以來,短短3年時間里,ofo共計獲得了10輪融資,平均3.6個月完成一輪。截止2017年E輪融資,OFO估值已達30億美金(約193億人民幣)——而2016年年初,ofo的估值僅為1億人民幣——在極短時間內,眾多資本參與下,ofo的估值翻了近200倍。

 

另一方面,資本也快速縮短了ofo成為日單量超千萬平臺的時間。


淘寶從成立到2011年日訂單量突破千萬,用了八年;


滴滴從成立到2016年3月19日宣布快專車訂單量達到千萬級別,用了三年半;


美團宣布達到這一數值,從轉型外賣至今用了三年;


而ofo僅用了一年零九個月。

 

而這風光背后,仍有隱憂——一個正確可見的單車商業模式并未形成。車輛損耗和運營成本遠超預期,整個充滿變量的財務模型只是空中樓閣。


最終,這是一個全然靠燒錢堆積起來的賽道,所以,也只能靠持續燒錢維系。


整整一個月前,ofo的老對手摩拜被美團全資收購。胡瑋煒曾經感慨“資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實你都得還回去?!?/span>